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华业资本困局:中小房企跨界转型之痛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作者 / 林木


继大股东失联、百亿债权造假之后,A股上市公司华业资本又爆出新消息,10月29日,北京法院裁定,同意民生银行申请查封、扣押、冻结北京华业资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共计3.98亿元财产的诉求,其中银行存款冻结期限一年,动产期限两年,不动产及其他财产权为三年。


一个半月前,华业资本还是一家市值超过120亿元、半年净利润近10亿元,业务横跨房地产开发、医疗投资和金融投资的企业。如今,这家公司的总市值只剩47亿元,股价腰斩导致大股东爆仓,并同时被多家银行追债。


华业资本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据了解,华业资本原名“华业地产”,于2003年借壳上市。公司主业为房地产开发,近几年发展一直稳定。但2014年底以来,华业资本开始进军医疗金融领域,折价受让关联企业所持有的重庆地区三甲医院应收账款,此举使公司信用风险急剧放大。


国内大型投行中金公司认为,截至目前,华业资本已无存量地产项目可售,而医疗板块现金流产生能力一般,金融投资板块变现不佳,未来现金流或更吃紧。


“跨行业转型和大规模收购容易导致经营不确定性上升,加速民营企业信用资质恶化。”对于华业资本,有多家投行人士指出,此次华业资本债权的暴雷,宣告着华业资本由房地产转型到医疗健康领域的尝试失败,也使公司陷入困局。这是众多中小房企转型失败中的一个典型案例。


从华业地产转向华业资本


华业资本的前身是房地产公司—华业地产。创业于1998年的华业地产是中国早期的房地产公司之一,项目主要集中在北京、深圳、大连等区域,近期核心项目包括北京通州东方玫瑰及深圳龙华二期等。公司先后在深圳和北京开发的深圳东方玫瑰花园、深圳南海玫瑰花园、北京华业玫瑰东方、北京华业国际中心等项目,曾经获得市场及业界的赞誉。


2011年起,华业地产开始谋求转型。公开资料显示,这一年,华业地产收购了陕西的矿业开发公司,正式涉足矿业开采。但是,进入采矿行业多年,华业地产却难以从中获得可观的回报。根据华业地产2014年年报,其投资的8家矿业均处于亏损状态,主要原因是探矿权、采矿权尚未达到开采状态,未能形成盈利。


2014年至2015年,随着中国房地产黄金时代的结束,房企们纷纷开始着手转型,其中不乏华业地产这类的跨界转型。涉矿失利后,华业地产在2015年将业务重心转向医疗健康和金融领域,同时将公司更名为华业资本,构建地产、矿业、医疗、金融四大业务板块。


2015年1月,华业地产支付现金21.5亿元收购重庆商人李仕林旗下的重庆捷尔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称“捷尔医疗”)100%股权,后来的华业资本第二大股东李仕林正式登上华业资本的舞台。


根据收购草案,捷尔医疗业务有两部分,一部分是通过重组获取的原恒韵医药的全部医疗器械、设备及耗材代理业务,主要供应大坪医院、新桥医院、西南医院;另一部分是重医三院成立后,捷尔医疗为其供应药品、试剂、医用设备、器械、耗材等。


同年4月,华业地产将公司名称从“北京华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修改为“北京华业资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并将医疗管理服务增加到经营内容中。


彼时转型医疗健康领域的华业地产股价上涨了超过一倍,从2014年10月停牌时的7.19元上涨至2015年1月收盘时的18.48元。近3个月时间,华业地产股价累计涨幅达到96.28%,远超过A股房地产46.07%的平均增幅。


根据年报,华业资本2017年实现营收38.61亿元,同比下降25.78%,归母净利润为9.98亿元,同比下降18.08%。其中,全资子公司捷尔医疗实现净利润3.07亿元,同比增长35.84%,成为重要利润来源。


“近几年来,房地产领域悄然兴起一股跨界转型医疗的行业趋势。但由于缺乏医疗、患者资源、医院运行经验,大多数房企会选择通过收购现有医疗机构的方式作为向医疗领域转型跨出的第一步。”对于华业资本的转型,有并购人士这样说。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华业资本布局的地产、矿业、医疗、金融这四大业务板块中,医疗与金融构成了密不可分的关系。


2015年1月,华业资本设立全资子公司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西藏华烁”),注册资本5000万元,意图发展医疗金融业务。


对此,有接近华业资本的业内人士说,由于医疗机构近些年快速扩张,导致资金紧张,应收账款周期一般较长,重庆大部分公立医院都面临这一问题。基于此,华业资本大量折价收购三甲医院供应商的应收账款,等到期后从医院收取资金,或以资产证券化形式出售给金融机构。


从交易情况来看,西藏华烁的收购价款大约在应收账款债券的8折,应收账款账期一般在9-15个月,预计该项业务净利润率在8%-10%。


2016年7月,华业资本子公司北京国锐民合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国锐民合”)与西藏华烁认购景太龙城投资管理中心(下称“景太龙城”)的份额,该合伙企业主要用于投资受让三甲医院应收账款债权。


华业资本医疗金融平台的具体运作模式为:公司投资资产管理计划、信托计划等金融产品,以一定折扣提前支付供应商对三甲医院销售药品、设备、耗材而产生的应收账款,在到期日,医院按照应收账款原值归还资金,公司由此获得收益。


2016年8月,华业资本股东华保宏实业(西藏)有限公司向李仕林控制的三家医疗公司玖威医疗、满垚医疗、禄垚医疗转让全部直接持有的15.33%股权。由此,李仕林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仅次于持股22.7%的华业发展。


此后,华业资本动作频频,最近一年以来更是加快了对李仕林实际控制的恒韵医药应收账款债权的投资。


公开资料显示,事发前华业资本的医疗金融平台规模高达109.8 亿元。国内一家医疗机构负责人表示,实际上,华业资本所谓进军的健康医疗产业,不过是搭建医疗金融平台,通过收购三甲医院应收账款及质押融资,单独或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成立医疗供应链基金、信托计划、有限合伙企业等,进入医疗产业链金融投资业务。


“他们按照一定比例优先为医疗企业垫付渠道资金,过后再找医院收账这种模式没什么风险。受益于医院稳定的现金流,这样的金融产业让华业资本过了两年好日子。”


“由于三甲医院经营稳定,信用普遍良好,华业资本在这块业务投入的力度越来越大,加杠杆的力度大概在3到4倍。”前述业内人士说,但这种垫资的高度风险性也为华业资本日后的债务雷暴埋下了伏笔。


百亿债务雷暴


2018年,被华业资本埋下多年的“雷”终于爆发了。9月26日,华业资本发布公告称,西藏华烁收到景太龙城通知,西藏华烁通过景太龙城投资的应收账款出现逾期,并触发西藏华烁履行差额补足义务。


公告显示,截至9月25日,华业资本应收账款业务累计出现逾期未回款的金额为8.88亿元,占公司2017年底经审计净资产的13.06%。另外,华业资本成立临时债务追偿小组,董事兼总经理燕飞担任组长,聘请律师、会计师等专业机构参与,尽全力追回应收账款。


更加严重的是,9月28日,华业资本发布的《关于公司债务追偿小组工作进展的公告》,带出了伪造合同事件。


据公告称,公司委派律师对债务人(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进行了现场走访,向债务人的相关部门出示了重庆恒韵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韵医药)与公司及公司子公司签署的《债权转让协议》、《应收账款债权确认书》及债务人(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出具的《确认回执》,债务人的工作人员否认存在《债权转让协议》中列示的债务,相关文件上公章系伪造的,确认上述债务并不真实。


此外,根据公告,华业资本现有应收账款存量规模为101.89亿元,占总资产51%,全部为从关联方重庆恒韵医药有限公司(下称“恒韵医药”)受让取得。如相关事项属实,公司存量应收账款面临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风险。


“萝卜章”事件与债务暴雷,让华业资本濒临毁灭。截至10月10日,公司股价在一个月内跌去了52%。而在华业资本的前十大股东中,也有着国家队和机构的身影,其中,证金公司持有2220.19万股,为第七大股东;中央汇金公司持有1628.45万股,为第九大股东。华泰证券持有该公司3024.94万股,为第六大股东,兴全睿众资产旗下的两个资产管理计划分别为第八、第十大股东。


嗅出危机的民生银行首先采取了行动。9月29日,民生银行申请财产保全,请求法院依法冻结北京华业资本3.98亿元银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10月9日,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又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华业资本立即偿还该行分两次给其的借款本金,合计5.98亿元。


中国工商银行重庆分行在10月8日提出财产诉前保全申请,要求冻结华业资本、华慈医疗、华业发展、捷尔医疗和瀚新医院7.02亿元存款或查封、扣押相应等值的财产。10月23日,华业资本收到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发来的法律文书,中泰资管要求其支付2017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投资本金及利息共计1.07亿元。


10月12日,华业资本被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股价也受到波及,从6.74元跌至10月15日的3.12元,几近腰斩,市值蒸发逾50亿元。


10月15日,华业资本公告,由于公司股价近期继续下跌,华业发展质押给国元证券的公司股票可能依约将被强制卖出,共计约1.3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82%。国元证券将通过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华业发展所持股份。公告显示,截至10月15日,已有24万股被强制减持。


10月24日,华业资本收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来的《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等法律文书。


根据民生银行的诉讼请求,判令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立即返还原告欠款2.02亿元;判令北京华业资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华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和北京君合百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三方,承担连带偿还原告上述欠款及利息。


10月29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发布了一则民事裁定文书。文书内容显示,同意民生银行申请查封、扣押、冻结北京华业资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共计3.98亿元财产的诉求,其中银行存款冻结期限一年,动产期限两年,不动产及其他财产权为三年。


失联的第二大股东


面对监管层问询、银行追债、大股东质押爆仓风险,10月24日,深陷“百亿萝卜章骗局”泥潭的华业资本公告称,因发生应收账款事件,导致公司经营出现困难。为减少成本支出,董事会决定将公司高管及其他主要负责人停薪12个月。同时,参会的公司内部董事亦自愿停薪一年。两者加起来共涉及10名人员,合计税前年薪967.5万元。


在业界看来,这是份颇具争议的公告,一方面,相较于上市公司100亿元应收账款黑洞,上述1000万元开支无异于杯水车薪;同时,多名高管集体停薪在A股极为罕见。有分析认为,目前公司已经陷入困境,高管宁愿停薪一年也不离职,或许有不得已的苦衷。


更蹊跷的是,根据公告,上述停薪决定是在10月24日公司七届二十次董事会会议作出的。该会议由董事长徐红主持,应出席董事9人,实际出席7人,“公司董事孙涛、刘荣华因未能取得联系缺席本次会议”,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文焕则因“身体原因暂时无法回国”。


实际上, 华业资本董事孙涛已因涉嫌合同诈骗罪于10月19日被重庆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而让华业资本陷入危机的关键人物、公司第二大股东、恒韵医药实际控制人李仕林,一直处于失联状态。用“萝卜章”给华业资本留下了超百亿元的“虚假”应收账款,随后“人间蒸发”。有评论说,当初谋求转型的华业地产实际上落入了资本的圈套与骗局。


李仕林、孙涛、刘荣华这些涉案的关键人物究竟有着怎样的背景和关系?梳理公开资料可以看到,李仕林在重庆从事医药销售近20年,建立有稳定的供应和销售渠道。另外两名失联董事刘荣华、孙涛则分别担任重庆捷尔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下称“捷尔医疗”)经理、副总经理职务。2015年6月,华业资本斥资21.5亿元收购了该公司100%股权。同年10月,刘荣华、孙涛出任华业资本董事。


根据公开履历,刘荣华1972年出生,曾任重庆万友会计师事务所经理;孙涛1973年出生,兼任李仕林旗下中国金融租赁有限公司董事,二人均与李仕林有诸多交集。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二股东李仕林和尚不知下落的董事刘荣华之间的“交情”,比他们与华业资本的关系更加密切。2015年,当时还是华业地产的华业资本以21.5亿元现金购买了重庆捷尔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尔医疗”)100%股权。当时,捷尔医疗的大股东是重庆玖威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而后者的实际控制人正是李仕林,刘荣华也占有股份。目前依然如此。而且,刘荣华为李仕林的表哥。


梳理公开信息可以发现,孙涛是捷尔医疗的副总经理。不过,在2015年华业资本收购李仕林实际控制的捷尔医疗时,孙涛曾担任中经国际新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经国际)的法定代表人。华业资本2017年年报中称,孙涛当时仍担任中经国际的董事。而中经国际则是华业资本应收债权转让方恒韵医药的控股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孙涛和刘荣华也是同一时间成为华业资本董事。


还有一个问题引起了外界的猜测与关注,如前述,捷尔医疗主要客户包括重庆西南医院、重庆新桥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及重庆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即“重医三院”),其中,捷尔医疗以15亿元的资产和现金作为投入,占重医三院产权和权益的75%,其余25%由重庆医科大学享有。


华业资本与重庆医科大学合作经营的混合所有制医院重医三院去年营收突破5亿元,而2016年开业当年仅1.5亿元。据重庆市纪委监委消息,今年5月13日,重庆医科大学原党委副书记、校长雷寒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截至目前,尚无法确定重医三院是否涉及其中。


华业资本没有想到,当年贡献了主要利润的“福将”会成为后来的危机引爆者,但是一切又似乎有迹可循。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查看财报,捷尔医疗2012年、2013年、2014年1-11月,营业收入分别为1.28亿元、1.72亿元、1.8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586.67万元、7079.83万元、6343.17万元,业绩一般,之所以能卖出21.5亿元天价,主要是业绩承诺。


公告显示,根据玖威医疗、李伟先生及李仕林女士与公司签订的《业绩承诺及补偿协议》,重组标的捷尔医疗于2015年至2020年承诺实现的净利润合计为18.47亿元。经审计,捷尔医疗2016年、2017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26亿元、3.07亿元,高于承诺数。现在看来,这个业绩水分不少。


“回顾华业资本事件 ,可以说此次债权的暴 雷,宣告着华业资本由房地产转型到医疗健康领域的尝试失败,也使公司陷入困局,而这只是众多中小房企转型失败案例中的一个。”有地产界人士表示,华业资本这场离身房地产而转型所出现的“主动求败”,误了一家小而美公司的成长,代价太高,教训很深。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qygcbs@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