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观察网区域大数据服务中心

护送这家银行回A的高管开始更替,他们曾降薪百万

来源:  时代财经       作者:兰烁      发布时间:2021-6-10 13:56  |  

徐仁艳2004年加入浙商银行任副行长,2018年接棒刘晓春担任行长,在该行任职已有17年。另外两名副行长在该行任职也已超过10年。

浙商银行高管迎来“大换血”。

6月8日晚间,浙商银行(601926.SH)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徐仁艳提交的辞职报告,其因工作安排需要辞去该公司执行董事、行长、战略委员会委员及普惠金融发展委员会委员职务,该等辞任自辞职报告送达董事会时生效。

公告还表示,在委任新任行长前,该公司指定副行长张荣森代为履行行长职务。

同时,浙商银行两位副行长也递交了辞职报告。公告中称,徐蔓萱因工作安排需要辞去副行长职务,刘贵山因工作安排需要辞去副行长及首席风险官职务,上述辞任自辞职报告送达董事会时生效。

时代财经了解到,徐仁艳于2004年加入浙商银行任副行长,在该行任职已有17年,2018年接替刘晓春担任行长。

徐蔓萱2002年加入该行,2016年起担任副行长、党委委员;刘贵山则在2007年加入该行,2018年5月起担任首席风险官,去年3月起担任副行长。

高管近年薪酬普降

时代财经获悉,徐仁艳自2018年7月起在浙商银行担任行长,任期到今年6月止。徐仁艳辞职后,浙商银行暂时指定副行长张荣森代为履行行长职务。

浙商银行一位相关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高管人事变动需提交董事会或股东大会审议,还需经监管审批等法定程序通过,一切以正式公告为准。该人士还称,目前行内正在在积极推进相关人员的补选工作。

据时代财经了解,徐仁艳现年56岁,尚未到退休年龄。自2004年5月加入浙商银行以来,其在该行任职已有17年。2018年4月,时任副行长的徐仁艳接替原行长刘晓春担任行长一职,后者当时在即将任期届满之前“突然”辞去副董事长、行长等一切职务。

有银行人士透露,6月7日下午,浙商银行内部召开领导干部会议,浙江省委组织部、省国资委代表省委省政府宣布了该行新一届领导班子人选。

浙商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兼北京分行党委书记、行长张荣森任党委副书记,提名出任董事、行长;提议徐仁艳不再担任董事、行长职务,免去其党委副书记职务;浙商银行副行长兼杭州分行党委书记、行长陈海强提任党委委员、提名出任董事。上述任职尚需提交董事会或股东大会审议,及银保监会审核等法定程序通过。

6月9日上午,时代财经就上述消息向一名接近浙商银行的人士进行求证,该人士称属实。

时代财经注意到,根据2020年财报,浙商银行领导班子薪酬出现普降趋势。

徐仁艳自2018年任职行长以来,薪酬从555万元/年降至259万元/年,三年降近300万元,降幅达到53%。

而本次辞职的副行长徐蔓萱的薪酬也由2018年的513万元降至2020年的213万元,降幅高达60%;另一副行长、首席风险官刘贵山2020年的薪酬为214万元,相比2019年下降47万元,不过较2018年有所增长。此外,浙商银行其余3名副行长吴建伟、刘龙、张荣森2020年薪酬都较2019年大幅下降,降幅超50%。

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浙商银行资产规模为2.06万亿元,以该项指标进行对比,同期宁波银行、江苏银行的资产规模分别为1.72万亿元、2.5万亿元。对应的薪酬方面,三家银行中以宁波银行较为稳定。

财报显示,宁波银行副董事长、行长罗孟波2020年薪酬为290万元,3名副行长薪酬均为261万元,与2018年相比基本持平;江苏银行薪酬最高的为两名行长助理王卫兵、李敏,分别达到342万元、231万元,均比上年有所增加,该行执行董事、行长季明2020年的薪酬为88万元,与另外两名副行长相差无几,不过较2017年的194万元降幅超过50%。

香颂资本董事长沈萌向时代财经分析称,高管薪酬普降和银行的整体表现有关。“虽然业绩波动不大,但是银行的潜在风险管理,特别是资产安全性较为外界所关注”,沈萌说道,“另一方面,此前部分国有股份银行的薪酬体制与国企薪酬管理体制也存在一定程度的错配。”

回A以来两次发布稳股价措施

值得关注的是,浙商银行近年在业绩上发展较为顺利,领导班子薪酬何以出现大幅下降?

最新财报显示,浙商银行今年一季度实现营收130亿元,同比下降3.43%;实现净利润46.57亿元,同比增长1.04%。截至目前,该行资产规模达到2.06万亿元,比上年末增长12.73%。不过一季度该行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为-701亿元。

时代财经了解到,2019年11月,浙商银行从港股回A上市,以每股4.94元价格募得资金12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净募资124亿元,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不过在11月26日上市首日,浙商银行股价表现低迷,盘中出现短暂破发。

而从2020年财报也可瞥见该行回A一年的业绩成色。

2020年全年,浙商银行实现营收477亿元,比上年增长2.89%;实现归属于股东净利润123.09亿元,比上年下降4.76%。业务来看,该行去年利息净收入370.95亿元,比上年增增长7.02%;非利息净收入106.08亿元,比上年下降9.35%。

资本充足率方面,浙商银行2020年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以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93%、9.88%、8.75%,均处于合理区间。

另一方面,该行2020年不良贷款为170.45亿元,比上年末有所增加,不良贷款率1.42%,较2019年的1.37%增加0.05个百分点,较2018年的1.2%增加0.22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方面,该行2020年拨备覆盖率为191.01%,较2019年的220.80%减少29.79个百分点,较2018年的270.37%减少79.36个百分点。

时代财经注意到,截至目前,A股38家上市银行中,有30家银行处于破净状态,占比高达78.95%,其中也包括浙商银行。而今年以来,邮储银行、民生银行、浙商银行、紫金银行、青岛农商行、渝农商行、苏农商行、西安银行、长沙银行等多家上市银行均发布稳股价方案。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市净率走低反映了市场和投资者对于银行的理解,至少在净利润增速方面没有更大的想象空间。未来,银行业还面临息差收窄压力和业务转型的挑战。

值得注意的是,浙商银行回A上市以来,已经两次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分别是2019年12月和2021年1月。

据时代财经梳理,2021年1月4日至2021年1月29日,浙商银行A股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最近一期经审计每股净资产4.99元,达到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2019年11月27日至2019年12月24日,该股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4.94元,达到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

该公司分别在2019年12月31日和今年2月8日发布稳股价措施公告,该行11名高级管理人员将以不少于上一年度自本公司领取薪酬(税后)15%的自有资金增持该公司A股股份,增持金额合计不低于1200万元、470.07万元。

同时,该行监事长于建强和拟任首席审计官姜戎将自愿以不少于上一年度自该公司领取薪酬(税后)15%的自有资金增持公司A股股份。

截至6月9日收盘,浙商银行A股报4.01元,微跌0.25%,总市值853亿元;港股报收3.87港元,涨幅4.59%,总市值176亿港元。自2019年11月挂牌A股至今,浙商银行跌幅14.76%。

(编辑:于思洋

今日看点
视觉 / 视频更多
习近平赴青海考察调研
李克强: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
郝鹏调研中央企业高端装备制造创新发展情况
京藏公路那曲至羊八井段冒雪施工忙
我国首台海上风电主控系统国产化风机投运
热烈庆祝企业观察网改版升级
融媒体更多

这27条职场人情世故“潜规则”,决定你能走多远

一边念叨平常心,一边又想赚快钱,这样的领导真的很可

被捧坏的中年男人:一天到晚证明自己很厉害,是一种病

时评更多